中国很早就开始搞摄影的画家

作者:admin 日期:2020-11-24

  胡伯翔(1896-1989),南京人,原名胡鹤翼,字伯翔,以字行。又因是南京人,故别署石城翁。他的父亲胡郯卿,号龙江居士,别署醉墨轩主人,是南京名重一时的丹青高手。1925年,张光宇、张振宇兄弟创办东方美术公司,曾为之出版《胡郯卿画集》。胡伯翔幼承家学,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基础,精山水,擅人物,下笔神奇,品格高古,颇得宋元意境。胡伯翔虽然被人称作“神童”,但心高气傲的他并不满足,渴望到更广阔的世界里去见识锻炼。1913年,17岁的少年胡伯翔跟随父亲前往大上海,闯荡新世界。

  胡伯翔除了在国画、月份牌领域卓有成就,他与郎静山等人创立于1928年的“中华摄影学社”(简称华社),与“光社”曾是中国南北两个最早也是最大的摄影艺术团体。

  民国初年,胡伯翔正值年少,他精力充沛,兴趣广泛,除了绘画算是他本行之外,在另一领域他也照样领风气之先,和一批朋友研习探讨,弄得风生水起。这就是摄影。当时,拥有一架照相机绝对属于高级时尚,也是财富的象征。胡伯翔在1914年就买了一架单镜头照相机,从此与摄影结上了不解之缘。他和郎静山、丁悚、张光宇等是志同道合的朋友,经常在一起交流摄影心得,相互取长补短。当时上海有一个俭德储蓄会,会中设有文书部,由胡朴安担任部长,集中了一批喜爱文化艺术的同僚,举行各种有关文艺的活动,胡伯翔是文书部图画科的主任。

  早在1922年,胡伯翔就和朋友们在会中发起组织美术研究会,下设书画、摄影两部,共同研究,由胡伯翔出任会长。(《俭德储蓄会进行消息》,刊1922年5月6日《申报》)到了1926年,美术研究会改名美术研究社,并扩大规模,邀请名家指导,开始酝酿举办摄影展览。当时报上刊出报道:“美术研究社推胡伯翔君为社长,并通过简则十余条。闻内容分(甲)书画系,(乙)雕刻系,(丙)图画系,(丁)摄影系,四系社长之下,每系各设有主任干事若干人,并拟敦请海内美术家担任指导员、赞助员。闻胡伯翔君计划,拟俟新会所开幕时即开一大规模之摄影展览会,以资提倡。胡君为美术界巨子,绘画摄影,均素擅长,将来对于国内艺术界之贡献,未可限量云。”(《俭德会创办美术研究社》,刊1926年5月5日《申报》)

  1928年,华社社友合影于时报馆三楼大照相室,前排左起:蔡孓庐、丁悚、祁佛青、黄振玉、左赓生、张光宇;后排左起:邵雨湘、邵卧云、周瘦鹃、张珍侯、张仲善、胡伯翔(戴眼镜者)黄伯惠、朱寿仁、郎静山、胡伯洲、佚名、陈万里、唐镜元胡伯翔是实干家,1928年初,他和郎静山、张珍侯、陈万里、黄振玉等摄影同仁商量,决定成立一个摄影团体,以便更有力地推动摄影活动的开展。这个团体由胡伯翔提议定名为“中华摄影学社”,简称华社,并发刊《中华摄影杂志》,由胡伯翔代表华社撰写发刊词。华社和1923年在北京成立的“艺术写真研究会”(后改名为光社)一起成为中国南北两个最早也是最大的摄影艺术团体。华社的社友主要服务于报界和商界,它先后举办了四届摄影展览,参加者除了社员外,还包括全国各地的社外摄影爱好者,甚至有外国朋友送作品参展;当时的《申报》《良友》《时代》《文华》《天鹏》等报刊纷纷报道,并刊登展出的摄影作品,影响可谓遍及国内外。胡伯翔是华社的主要发起人,华社的四届摄影大展他是当然的参加者,他的作品也受到了媒体很高的评介,认为是绝妙之作:“胡伯翔本为丹靑妙手,故其所摄景物,多饶画意。《太湖秋水》《水乡》《城湖落日》《水云古塔》诸作,均极幽婉浩渺之致;《早春》写桃花绝妙,《合作》与《日出而作》状工农生活,颇有力量,《曲径》《江船》,亦非凡作。”(周瘦鹃《华开二度记》,刊1928年11月12日《申报》)

  胡伯翔能在绘画之余专研摄影,而且照样玩得非常专业,令人艳羡。其实摄影和美术本就艺出同门,都以形象、光线和色彩等为研究对象,胡伯翔不分彼此,一律都以认真严谨的态度对待之,不但动手刻苦实践,而且善于用脑思考,仔细分析,找出规律,如此自然事半功倍。他曾写过不少摄影理论文章,有不少独特见解,如他这样评介摄影构图的重要:“摄影佳作,必须有美之结构,苟无美之结构,纵然感光准确,晒印精致,亦仅技能之摄影而已。美之结构,系合物形、位置、光线与作者之意想诸端而成绘画之事,意在笔先,以思致高远,超然物外为上乘;摄影之事,见景生情,以应物写形,发挥自然为正则。”(胡伯翔《美术摄影谈》,刊1928年《天鹏》第3卷第6期)对风景摄影,他这样认为:“风景摄影的资料,固然要在大自然中寻找,但是摄影基本学术,与寻求资料的要诀,并不是偶然可以得到的。手持价值千金的照相机,走遍名胜区域,如其是对于摄影的基本学术未曾研究,余度其所得成绩,至多为表现镜头清晰的记事作品而已。余觉得近年国内研究摄影的同好,有种最不良的习气,足以影响我国摄影前途的,就是太考究器具,太不研究方法余对于摄影家运用器具,有一譬喻:写得好字的人,用了好笔,自然好上加好;不会写好字的人,有了好笔,究有何益?”(胡伯翔《风景摄影谈线期)

  对胡伯翔的这些言论,几十年后的摄影界作出了这样的专业评价:“他经常针对摄影创作中的问题发表见解,有许多精辟之见。重新体会这些先贤写下的文字,再结合当下中国摄影界的现状,我们不禁发现,有时历史会惊人地相似。对于摄影艺术的误解和误读仍然是常见现象,而作者当年提出的一些问题,在今天看来仍然是摄影界未竟的使命。”(祝帅、杨简如《民国摄影文论》,中国摄影出版社2014年5月)

  说起马相伯不得不介绍这位了不起的老人。马相伯(1840年4月7日—1939年11月4日),原名:马志德,又字相伯、湘伯、晚号华封老人。祖籍江苏丹阳,生于丹阳马家村(今江苏丹阳),中国著名教育家,震旦大学、复旦大学、复旦中学、向明中学创始人兼首任校长,爱国人士,耶稣会神学博士。杰出教育家蔡元培、民国高官于右任、邵力子为其弟子。后人辑有《马相伯先生文集》。一位晚清人,却是一个精通8国语言的博士。他一生经历5位皇帝见证了6任民国总统,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这些历史上的大人物都对他尊敬不已。100岁时《国际新闻》主编胡愈之去采访他,面对烽烟四起,国破山河的中国,老人不由得想起自己的一生,生活了整整一百年,也见证了这个国家民不聊生的一百年。办教育如同学狗叫,目的都在警醒世人,他内心百感交集,突然泣不成声: “我是一条狗啊,叫了一百年,也没有把中国叫醒。”虽然,马老先生经历过无数坎坷崎岖。虽然到去世时,他都没有亲眼看到中国赶走日本侵略者的那一天。虽然作为复旦大学的创始人,他的名字已湮没在,历史的岁月中,后人少有知晓。但是他创办的复旦大学却培育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做着自己的贡献。一直到现在,复旦大学都是中国乃至世界上顶尖的一所大学。我想,如果马相伯泉下有知,肯定会感到欣慰的!因为他为之付出生命的理想已经成为了现实,他终于可以好好地安息了。他的一生正如他的学生于右任曾写给他的那副挽联一样:光荣归上帝,生死护中华。

  读完这篇文章,让我们“认识“了胡伯翔,当着画家的他很早就搞起了摄影,而他好多年前提出的摄影问题,至今仍然是摄影人肩负的使命。生生死死护中华,当过总理顾问,创办响亮校名复旦的马相伯,100岁还用出20岁的精力,自嘲是想去叫醒中国的一条“老狗“。

  又让我们想起死去和活着的两个人,死去的郎静山用画家心中的“散点透視“,把照片做成了“意向山水“。活着的龙绪明用人类共用的”焦点透视“,把“照片画成了画”,在中国宣纸上创造了开宗立派的东方绘画“实名山水“文章中的四个华人,都在用他们的意志和生命,创造,创造,再创造!为了中华民族的再次崛起!

首页
电话
短信